betway中醫史話

聯系我們

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關于變更辦公地址的通知

中國民間betway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

辦公地點現在已經搬遷至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同時為方便大家聯系,固定電話已經變更

新號碼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郵編:100035

電話:010-58562339

傳真:010-58562339

郵箱:cngjzj@163.com

網站(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www./

博客(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線圖 (點擊觀看大圖)

到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行駛路線

機場線路1

從首都機場乘坐機場專線,在東直門站下車換乘地鐵2號線開往西直門方向,在西直門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門內大街向東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2、向南直行50米,繞過 國二招賓館 沿著中大安胡同向東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機場線路2

從首都機場內乘坐機場直達西單的大巴,在西單站下車,乘坐出租車到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1號樓。

附近公交地鐵:

公交官園站:107路,運通106路

公交西直門南:387路,44路,800內環,816路,820內環,845路

地鐵車公莊:地鐵二號線

地鐵西直門:地鐵二號線

公交車公莊東: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車公莊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betway中醫史話 >> betway中醫史話

《傷寒雜病論》活學活用有捷徑

2018年11月07日

復制鏈接 打印 大 中 小

<

《傷寒雜病論》活學活用有捷徑

2018-10-18 健康報


  《傷寒雜病論》是古代漢醫經典著作之一,是一部闡述外感病治療規律的專著。其分為傷寒和雜病兩大部分,后人把傷寒部分專輯為《傷寒論》,主要以論述傷寒病為主, 而《金匱要略》是張仲景所著《傷寒雜病論》的雜病部分,也是我國現存最早的論述雜病診治的專書。筆者在研習《傷寒雜病論》時,有一些體會和感悟,與同行分享。


  精讀原文,弄通本義


  《傷寒雜病論》是我國第一部理法方藥比較完善,理論聯系實際的古代重要醫著,通過六經傳變、六經辨證來闡述疾病的診療方案。只有精讀原文,細細揣摩仲景對疾病最真實的認識,結合后世大家對《傷寒雜病論》的理解,才能加深對疾病本來面目的理解。


  如《傷寒雜病論》101條:“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這條原文告訴我們小柴胡湯的運用原則。“柴胡證”按照張仲景96條所述就是“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硬……”,而101條張仲景又加上“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言臨床凡是遇到柴胡證的一部分主癥,只要屬于少陽病樞機不利的病機,即可投此方治療,而不必等待出現所有主癥。所以,101條提出靈活運用方藥,弄清疾病的病機十分重要。就臨床而言,我們經常會遇到患者的某一癥狀,似乎有點像古代醫家說的某一個證,但總會有一兩個癥沒有完全符合,這時候,很多醫者會選擇忽視這一二癥的存在。研讀《傷寒雜病論》后,筆者發現對于疾病而言,重在辨證論治。


  參考名家,弄通醫理


  隨著時代的變遷,后人在繼承《傷寒雜病論》的過程中對其有所發揮,賦予了《傷寒雜病論》時代的印記,推動了傷寒學派的發展。囿于知識結構的局限及時代背景的不同,在精讀原文、理解本意的基礎上,并不能完全理解《傷寒雜病論》所涉及的醫理,結合名家、大家對《傷寒雜病論》的注解和感悟,可以幫助我們從側面進一步理解疾病的病因、病理及理法方藥,更好地應用于臨床。


  正如《傷寒雜病論》202條:“陽明病,口燥,但欲飲水,不欲咽者,此必衄。”意思是陽明病熱在氣分的表現為大熱、大汗、大煩、大渴,脈洪大,若患者口燥欲飲,水含在口里而不欲下咽,為熱已入血分。這一點后世溫病學家吳鞠通在《溫病條辨》中就有“太陰溫病,舌絳而干,法當渴,今反不渴者,熱在榮中也”,并指出對于熱在血分之證,可選犀角地黃湯加減。所以,對于《傷寒雜病論》中有些條文的理解,多參考后世著作至關重要。


  未病先防,既病防變


  當下,隨著人們生活節奏的加快,各方面的壓力以及周圍環境的惡化,各種疾病也隨之而來,如肺癌、結腸癌等惡性腫瘤的發生率較前升高。所以,對疾病進行預防及早期治療非常重要。正如張仲景在《金匱要略》所述“上工治未病,何也?師曰:夫治未病者,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四季脾旺不受邪,即勿補之。中工不曉相傳,見肝之病,不解實脾,唯治肝也。”這條指出人是一個有機整體,一臟有病,可影響他臟,故上工除治已病之臟外,亦注意調治未病之臟腑。這條所論述的“治未病”學術思想,對后世影響深遠。例如葉天士強調“先安未受邪之地”,指出邪熱在胃時,除用清熱益胃的石膏、知母外,還應加入咸寒滋腎的阿膠、龜板,以防胃熱下陷于腎。


  善于對比,獲得啟示


  《傷寒雜病論》中有很多病名,諸如“狐惑病”“百合病”“痙病”“歷節病”“虛勞病”等,這些病名雖然令很多人感到陌生,但我們不能否定這類疾病的存在。我們要善于與現代疾病對比,找出共同特點,只有古今對比、辨證論治,以古代經驗方加減治今病,betway中醫才可以持續發展下去。就拿《金匱要略》所論述的“百合病”而言,其主要是指一種以精神恍惚不定、飲食和行動異常為特征的病癥,結合現代醫家的研究,多數認為其可能為神經衰弱癥等神經精神系統疾病,我們可以從“百合病”與“神經衰弱癥”病因、病機、治則等方面找出相似之處,從而獲得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