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中醫史話

聯系我們

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關于變更辦公地址的通知

中國民間betway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

辦公地點現在已經搬遷至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同時為方便大家聯系,固定電話已經變更

新號碼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郵編:100035

電話:010-58562339

傳真:010-58562339

郵箱:cngjzj@163.com

網站(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www./

博客(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線圖 (點擊觀看大圖)

到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行駛路線

機場線路1

從首都機場乘坐機場專線,在東直門站下車換乘地鐵2號線開往西直門方向,在西直門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門內大街向東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2、向南直行50米,繞過 國二招賓館 沿著中大安胡同向東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機場線路2

從首都機場內乘坐機場直達西單的大巴,在西單站下車,乘坐出租車到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1號樓。

附近公交地鐵:

公交官園站:107路,運通106路

公交西直門南:387路,44路,800內環,816路,820內環,845路

地鐵車公莊:地鐵二號線

地鐵西直門:地鐵二號線

公交車公莊東: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車公莊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betway中醫史話 >> betway中醫史話

“高粱之變,足生大丁”之我見

2018年11月30日

復制鏈接 打印 大 中 小

<

“高粱之變,足生大丁”之我見

2018-11-09 健康報


  《黃帝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中的“高粱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自唐·王冰首注后,歧義紛起。王冰在《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一書中,把“足”釋為“腳”,通俗明白。對此,宋·林億有異議,他在《新校正》中說:“丁生之處,不常于足,蓋謂高粱之變,饒生大丁,非偏著足也。”林億釋“足”為虛詞,作“饒”解,即“多”也。此注一出,后世醫家、校注家爭論紛起,其主要爭論點在于對“足”字的理解,是實指還是虛詞決定了對經文的理解不同,至今未有定論。


  筆者認為,“足生大丁”之“足”應為實詞,即手足之足,經文“高粱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就是痛風急性發作的形象描述,不必作其他解釋。以下試從三個方面加以說明。


  首先,從中國語言文字的發展過程看,表示人體部位之詞,早在殷商時期就已固定,延續至今未變,如口、手、目、耳、足等。先秦典籍中對“足”的使用甚多,均作名詞,可釋為“腳”。如《尚書》的“跣弗視地,厥足用傷”,《論語》的“啟予足”“足躩如也……足蹜蹜如有循”“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


  《內經》成書于戰國至秦漢時期,作為醫學經典,其語言簡潔明了,絕少假借。如《靈樞》曰:“委中以下,至足小趾旁,各六腧”。“足”在《內經》中出現頻率甚高,皆指“腳”,別無他義。


  因此,從先秦典籍和《內經》本身對“足”的使用習慣和規律看,“足生大丁”之足應該是實詞,即“腳”。


  其次,經文的語序語氣解讀。


  “高粱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是一個描述事實的肯定句式。“變”一般用于突發性改變,強調“突發性”而非“漸進性”,如政變、兵變等。《說文》:“變”,更也”,改變、變化之意。《易·系辭下》曰:“窮則變”,“變”代表事物起了本質的改變。《素問·六微旨大論》曰:“成敗倚伏生乎動,動而不已,則變作矣。”這里的“變”就是指本質的改變。身體由常到病是質變,“高粱之變”后邊緊跟著“變”的結果,即“足生大丁”,從語序語氣上看已無用虛詞修飾的必要。經文用“足”言其病發部位,“大丁”則形象地描繪了病變的特征。


  再次,從臨床上看,“高粱之變,足生大丁”符合痛風急性發作的臨床特點。


  從臨床上看,痛風急性發作常常是突發性的,一般多發于足部,大腳趾和腳踝關節是好發部位,紅腫熱痛,狀如大丁,其發甚速,且與大量進食膏粱相關。古人觀察到這一現象具有普發性和規律性,這才有了“高粱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這樣形象的描述。


  總之,無論是從語言文字的發展,還是從經文語義看,尤其著眼于臨床痛風發作特點,“高粱之變,足生大丁,受如持虛”描述了進食膏粱厚味所引起的痛風急性發作:丁生于足(腳),其發也速(突然),就像拿著一個空器皿盛物一樣(容易),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