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關于變更辦公地址的通知

中國民間betway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

辦公地點現在已經搬遷至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同時為方便大家聯系,固定電話已經變更

新號碼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郵編:100035

電話:010-58562339

傳真:010-58562339

郵箱:cngjzj@163.com

網站(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www./

博客(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線圖 (點擊觀看大圖)

到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行駛路線

機場線路1

從首都機場乘坐機場專線,在東直門站下車換乘地鐵2號線開往西直門方向,在西直門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門內大街向東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2、向南直行50米,繞過 國二招賓館 沿著中大安胡同向東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機場線路2

從首都機場內乘坐機場直達西單的大巴,在西單站下車,乘坐出租車到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1號樓。

附近公交地鐵:

公交官園站:107路,運通106路

公交西直門南:387路,44路,800內環,816路,820內環,845路

地鐵車公莊:地鐵二號線

地鐵西直門:地鐵二號線

公交車公莊東: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車公莊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學術交流 >> 學術交流

理中丸:小方也能治大病

2018年12月04日

復制鏈接 打印 大 中 小

<



“方精藥簡”是山西門氏雜病流派的突出特色,選方不在于奇特,用藥不追求多少,更在于審證查因,辨證入微,運用小方治療臨床疑難雜癥不在少數——


理中丸:小方也能治大病


門氏雜病



來源:中國betway中醫藥報 

作者:張智偉



  運用小方治療疑難雜癥是山西門氏雜病流派的突出特色。本學派已故著名betway中醫臨床家門純德先生曾說,臨證時能用小方治病,就不要開大方;能用經方,就不要開雜燴湯,也就是要盡量做到方精藥簡。門氏雜病流派將這一特點概括為“方精藥簡”,并用之于臨床,療效突出。學派運用理中丸治療疑難雜癥驗案頗多,今列舉典型案例,以饗讀者。

【文獻論述】

  理中丸一方出自《傷寒論》,即《金匱要略》中的人參湯,原文描述有以下幾處:《傷寒論·辨霍亂病脈證并治》:“霍亂,頭痛發熱,身疼痛,熱多欲飲水者,五苓散主之;寒多不用水者,理中丸主之。”《傷寒論·辨陰陽易差后勞復病脈證并治》:“大病差后,喜唾,久不了了,胸上有寒,當以丸藥溫之,宜理中丸。”《金匱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篇》:“胸痹心中痞,留氣結在胸,胸滿,脅下逆搶心,枳實薤白桂枝湯主之;人參湯亦主之。”

  本方所治諸證皆由脾胃虛寒所致,脾胃虛寒為本病的辨證要點,臨床表現頗多。其病機為中陽不足,寒從中生,陽虛失溫,納運升降失常,多見畏寒肢冷、脘腹綿綿作痛、喜溫喜按,脘痞食少、嘔吐、便溏,舌淡苔白潤,口不渴,脈沉細或沉遲無力等表現。方中干姜為君,溫脾陽,祛寒邪,扶陽抑陰。人參為臣,性味甘溫,補氣健脾。君臣相配,溫中健脾。脾為濕土,虛則易生濕濁,故用甘溫苦燥之白術為佐,健脾燥濕。甘草與諸藥等量,寓意有三:一為合參、術以助益氣健脾;二為緩急止痛;三為調和藥性,是佐藥而兼使藥之用。縱觀全方,溫補并用,以溫為主,溫中陽,益脾氣,助運化,故曰“理中”。

【臨床治驗】

  然臨床病癥并非全部如此典型,門純德運用理中丸善于抓住此方的核心病機:中焦脾胃虛寒。陽之動始于溫,溫氣得而谷精運,谷氣升而中氣瞻。凡由中焦虛所致之各種雜證,均可治之。門純德運用本方治療多種疾病,如以原方治療久虛腹瀉,長期纏綿不愈者;治療小兒口多涎、便秘者;以本方加山藥治療婦人白帶過多,少腹虛冷;以本方加桂枝、吳茱萸治療宮寒不孕;以本方加黃連治療虛寒病嘔吐酸水不止者;以本方加茯苓、桂枝、半夏治療脾胃虛弱之寒喘者;以本方用小紅參,加附子、阿膠治療冠心病屬寒凝心脈、脾胃虛寒者,屢用屢效,《門純德betway中醫臨證要錄》中均有詳細記載,此不贅述。

    門九章治驗

  門九章教授為門純德先生四子,門氏雜病學術流派主要傳承人,山西省名betway中醫。門九章秉承學派“方精藥簡”的一貫學術思想,臨床上將經方運用得爐火純青。筆者曾有幸跟隨門九章學習,他運用理中丸治療疑難病多例,茲列舉典型案例兩則如下。

  案一:治療妊娠惡阻,多種方法無效者,多選用理中丸或干姜人參半夏丸,療效極佳。

  某女,42歲,因妊娠惡阻導致多次自然流產,本次孕5周。自懷孕以來,嘔吐不止,影響進食,嚴重時每隔5~10分鐘左右嘔吐一次,隨食隨吐,初為食物,后為清水物質,清淡無異味;形體極為消瘦,身高160厘米,體重僅有37千克,痛苦不堪。患者及家屬恐再次流產,遂入院治療,住院期間只能以針劑營養支持治療,西醫束手無策。門九章受邀為患者診病,診病10余分鐘之間,患者嘔吐3次,均為清水痰涎,舌淡苔薄,脈極沉細,四末不溫,遂處以理中湯:黨參9克,炒白術6克,干姜3克,炙甘草3克。因嘔吐頻繁,故囑患者煎湯少量頻呷,日一至兩劑。患者半日服藥一劑,嘔吐明顯減少,可少量進食,3日共服藥8劑后,患者僅稍有干嘔癥狀,后間斷服藥直至生產。

  案二:對于惡性腫瘤放化療后的胃腸道反應,門九章多以理中丸加法半夏治療,療效極佳,大多數患者能極大地減輕化療反應。

  傅某,女80歲,因卵巢黏液腺癌術后伴大量腹水來診,初診患者聽取建議,進行藥物化療及抽腹水治療。由于患者年逾八旬,加之藥物作用,患者出現化療反應,惡心嘔吐頻繁,食欲極差,嚴重時水入即吐,頭暈疲乏,瞌睡乏力,口淡無味,舌質淡,苔薄白水滑,脈沉弦而細滑。此為化療患者經常出現的反應,斷為中焦脾胃虛寒,處以理中丸加法半夏。黨參9克,炒白術9克,干姜6克,炙甘草6克,法半夏6克,囑患者煎湯后少量頻服,每日一至兩劑。服藥兩天后,患者惡心嘔吐癥狀基本消失,食欲漸增,行動自如。方中加法半夏,因其有良好的燥濕化痰、降逆止嘔之功;且半夏合干姜、人參,又取其干姜人參半夏丸之意。

  筆者治驗

  筆者有幸跟從門九章學習,受益匪淺。筆者在門診運用理中丸治驗頗多,茲列舉一例。游某,女,36歲。因一側卵巢巧克力囊腫并腸腔粘連引起嚴重痛經,患者不堪其苦,遂選擇手術治療。整個術程較為順利,但患者因手術并發不全性腸梗阻、感染性休克,經西醫搶救后生命體征平穩,先后給予萬古霉素、泰能抗感染治療2天,頭孢哌酮/他唑巴坦、奧硝唑、鹽酸左氧氟沙星聯合抗感染治療2周,患者病情緩解,但仍有惡心、嘔吐,陣發性腹痛、腹瀉,汗多、乏力等癥狀,反復不愈,血常規提示白細胞、中性粒細胞始終徘徊在12×109/L和7.7×109/L左右,患者及家屬遂尋求betway中醫治療。初診見患者面色萎黃,晦暗無光澤,疲乏無力,汗多,四末不溫,時有惡心干嘔,陣發性腹痛,腹痛綿綿,食欲差,大便稀溏,每日3~5次,小便量少色黃,舌質淡紅,苔薄白,脈沉細,而且患者總訴說唾液特別多。初診筆者略有猶豫,患者脾胃虛寒之證突出,但為何會出現小便量少色黃,又受患者血常規檢查影響,擔心患者接受溫陽健脾的中藥治療后,患者血常規是否會受影響,感染是否會加劇,猶豫不決。但回想門九章在臨床診病,經常面對患者錯綜復雜的病證、厚厚的化驗單,往往能夠直接抓住患者的根本問題,以巧方直接解決主要矛盾,而且經常告誡我們,臨床診病要參考西醫理論,但不能被檢查化驗結果干擾我們的betway中醫臨床思維。筆者遂細究此病例,患者連續使用抗生素治療2周有余,且大病之后,必定傷及脾陽,影響脾胃運化,上證均為中焦脾胃虛寒所致,正如《傷寒論·辨陰陽易差后勞復病脈證并治》云:“大病差后,喜唾,久不了了,胸上有寒,當以丸藥溫之,宜理中丸。”而此患小便量少色黃可能為汗多、飲水少所致,暫且拋開血常規影響,處以理中丸3劑:紅參5克,炒白術10克,干姜5克,炙甘草5克,囑患者煎煮后慢呷頻服,日1劑。服藥期間,患者上癥逐漸好轉,且未用抗生素治療。3天后,患者欣喜拿來血常規報告單,白細胞為8.3×109/L,中性粒細胞為5.8×109/L,癥狀也明顯好轉。唯有汗多乏力,后以黃芪建中湯5劑而收功。

  “方精藥簡”是山西門氏雜病流派的突出特色,門純德先生運用小方治驗不勝枚舉,驗案頗多。受門純德先生及門九章教授影響,學派弟子臨床診病,選方不在于奇特,用藥不追求多少,更在于審證查因,辨證入微,運用小方治療臨床疑難雜癥不在少數,在國內期刊也多有發表,本篇理中丸治驗僅為其中一例,謹與讀者共享。

(文中所載處方、治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