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中醫史話

聯系我們

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關于變更辦公地址的通知

中國民間betway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

辦公地點現在已經搬遷至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同時為方便大家聯系,固定電話已經變更

新號碼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郵編:100035

電話:010-58562339

傳真:010-58562339

郵箱:cngjzj@163.com

網站(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www./

博客(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線圖 (點擊觀看大圖)

到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行駛路線

機場線路1

從首都機場乘坐機場專線,在東直門站下車換乘地鐵2號線開往西直門方向,在西直門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門內大街向東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2、向南直行50米,繞過 國二招賓館 沿著中大安胡同向東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機場線路2

從首都機場內乘坐機場直達西單的大巴,在西單站下車,乘坐出租車到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1號樓。

附近公交地鐵:

公交官園站:107路,運通106路

公交西直門南:387路,44路,800內環,816路,820內環,845路

地鐵車公莊:地鐵二號線

地鐵西直門:地鐵二號線

公交車公莊東: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車公莊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betway中醫史話 >> betway中醫史話

從賈寶玉的似傻如狂看癔癥

2019年01月13日

復制鏈接 打印 大 中 小

<

從賈寶玉的似傻如狂看癔癥

2019-01-07 中國betway中醫藥報7版


  癔癥舊稱“癔病”或“歇斯底里”。是一種表現形式多樣的綜合征,是由精神因素,如生活事件、內心沖突、暗示或自我暗示,作用于易病個體引起的精神障礙,其癥狀沒有可證實的器質性病變基礎。癔癥患者大多有癔癥性人格基礎,即表現為情感豐富,有表演色彩、自我中心、富于幻想、暗示性特征,起病常受到心理社會因素影響,病程多反復遷延,女性發病較多,常見于青春期和更年期。《紅樓夢》書中賈寶玉有時瘋瘋傻傻,有時似傻如狂的癥狀,十分符合現代醫學中的癔癥。


癔癥的四大特征


  從賈寶玉的幾次發病中,我們可以看到癔癥發病的臨床特點。


  首先,癔癥是一種心因性疾病。即常在心理因素或精神刺激下起病,并且一般都不是太嚴重的精神刺激。如紫鵑戲言“妹妹回蘇州去”。寶玉一急,“便如頭頂上響得一個焦雷”,“半天不能作聲”,接著就大發起來。王太醫診病后說:“世兄這癥,乃是急痛迷心”。看來當時王太醫說法,也有一定道理。


  其次,癔癥一般是發作性的,患者發起來,鬧得翻天覆地,過一段時間后,又煙消云散,恢復正常。寶玉第一次發病,大發作只有三天。第二次,不過兩天;第三次時間雖前后有三年多,時好時壞,時而糊涂時而清醒,這其實不是一次連續發病,而是許多次斷斷續續發病,不發的時候他是完全正常的,照樣談情說愛,社會應酬,清醒時居然還能應試中舉。可見,在不發病的那一階段,精神功能并無缺損。這是癔癥與許多嚴重的精神疾病的重要區別。


  第三,癔癥發作時,癥狀帶有情感夸張色彩,或者是哭哭啼啼,或者是放聲狂笑,或者是吵吵鬧鬧,癥狀看起來似乎嚴重,甚至不認爹和媽,不識晝和夜,不能做出正確的時間、地點和人物的定向。這類癥狀,在其他精神疾病中不常見。寶玉第一次發病時,將身一跳,離地有三四尺高,口內亂嚷,盡是胡語。這種比“精神病更精神病”的表現,恰恰是癔癥的特點。


  第四,癔癥發病易有暗示性,也就是心理作用的影響。病人的癥狀表現很容易受他人的言語和行為影響,越是人多嘴雜,病人發得越兇。如寶玉第一次發病時,起先只是胡言亂語,王夫人和賈母來看他時,反而“拿刀弄杖,尋死覓活,鬧得天翻地覆”。第二次發病時,開始只是目瞪口呆,一語不發。后來許多人都來看他,“便滿床鬧起來”。病人癥狀不但易受他人暗示,還易受自己的暗示。例如,寶玉聽見“林之孝”有“林”字,就高嚷:“了不得了,林家的人接他們來了,快打出去罷。”看到陳設的一只金制西洋自行船,便指著亂嚷:“那不是接他們的船來了”,還把船掖在被中,便笑道:“這可去不成了!”這些都是自我暗示的表現。他人暗示和自我暗示顯然對癥狀起著推波助瀾作用。


什么是“癔癥性人格”


  癔癥是由于精神因素作用于“易病個體”引起的精神障礙。“易病個體”指的是有癔癥性人格基礎的人。現代醫學上癔癥性人格,又稱歇斯底里性格、癔癥性格,或者表演性人格障礙。


  癔癥性人格的最主要特征,首先是情感的不成熟,缺乏理智,往往表現為待人接物憑感情用事,賈寶玉的個性中,這一點很突出。“撕扇子作千金一笑”一回中,賈寶玉為了逗晴雯一笑,不但把自己的扇子給晴雯撕,把麝月的扇子也給晴雯撕,一面叫“撕得好,再撕響些”,一面還要把扇匣子搬出來,讓晴雯盡情地撕。兩個嬤嬤道:“愛惜起東西來,連個線頭兒都是好的;糟蹋起來,哪怕值千值萬,都不管了。”把賈寶玉感情用事,不計后果,任性作為的個性特點,寫得入木三分。


  其次,癔癥性人格的人情感很豐富,易哭易笑、易嗔易悲,但是他們的感情并不深刻,胸無成竹,很容易轉變。金釧兒之死,晴雯被逐致死,都與賈寶玉有關。雖然他悲傷過一陣,但轉眼就將之拋到九霄云外。黛玉魂歸離恨天,對寶玉雖是沉重精神打擊,但不久“又見寶釵舉動溫柔,就也漸漸地將愛慕黛玉的心腸略移在寶釵身上”。賈寶玉盡管是個多情公子,但用情不專,情感多變,反映了他的情感不成熟的另一個側面。


  第三,好幻想和易暗示性是癔癥性人格的另一個特點。賈寶玉“看見燕子就和燕子說話,河里看見了魚和魚兒說話,見了星星月亮,他不是長吁短嘆的,就是咕咕噥噥的”。這種把魚、鳥、星、月擬人化的情況,就是好幻想的一種表現。賈寶玉心病發后,為把紫鵑留住,裝腔做作,拖延病程,這些都是他性格中的易暗示性。其實,這也是情感不夠成熟的表現。


  第四,情緒不穩。寶玉第一次和黛玉見面時,問知黛玉無玉,頓時發作起來,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不要這勞什子”,原因是“家里姐妹都沒有,如今來了這個神仙似的妹妹也沒有:可知這不是個好東西”。后經賈母勸住。


  第五,對事物判斷和推理多從感情出發,言語行為夸張,為大家注意的中心,具有表演性。寶玉遭賈政鞭笞后,黛玉來了哭得很傷心,寶玉竟忍痛安慰她,說自己是裝痛哄他們,好在外頭散布給老爺聽。寶玉曾對紫鵑說:“我只愿這會子立刻死了,把心迸出來,你們瞧見了,然后連皮帶骨,一概都化成一堆灰,再化成一股煙,一陣大風,吹的四面八方,都登時散了,這才好!”多夸張,多具表演性。


  上述賈寶玉的個體心理活動和行為特征,很符合醫學上癔癥性人格。有了這樣的基礎,在一定精神刺激下,就容易促成癔癥的發作,表現為如呆如癡,似瘋似狂的瘋癲邪魔之癥。寶玉從幼年開始一直到22歲出家遁入空門,反反復復,突發突止;發時貌似兇險,好時一如往常,貫穿著全書。性格決定命運,也正是因為賈寶玉的癔癥性人格,決定了他的命運,《紅樓夢》也是賈寶玉的“命運交響曲”。


癔癥的治療


  現代醫學也利用病人的“暗示”特點,應用言語或動作,使病人產生心理作用,可促使病情好轉或消失,這就是醫學上的“暗示療法”。《紅樓夢》中,癩頭和尚兩次見寶玉,說了一番話,病情頓時好轉,實際上就是“暗示療法”。薛寶釵和賈寶玉婚后,寶釵采取“佯然不理”的態度對待寶玉的病,不像賈母、王夫人那樣驚慌失措,大驚小怪,沒有暗示的支持,寶玉的病情倒反見減輕。


  癔癥的癥狀是功能性的,因此治療主要是心理治療,如采用個別心理治療、分析性心理治療、暗示治療、系統脫敏療法等。當然,這得有專業的精神科醫生指導下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