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中醫史話

聯系我們

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關于變更辦公地址的通知

中國民間betway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

辦公地點現在已經搬遷至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同時為方便大家聯系,固定電話已經變更

新號碼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郵編:100035

電話:010-58562339

傳真:010-58562339

郵箱:cngjzj@163.com

網站(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www./

博客(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線圖 (點擊觀看大圖)

到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行駛路線

機場線路1

從首都機場乘坐機場專線,在東直門站下車換乘地鐵2號線開往西直門方向,在西直門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門內大街向東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2、向南直行50米,繞過 國二招賓館 沿著中大安胡同向東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機場線路2

從首都機場內乘坐機場直達西單的大巴,在西單站下車,乘坐出租車到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1號樓。

附近公交地鐵:

公交官園站:107路,運通106路

公交西直門南:387路,44路,800內環,816路,820內環,845路

地鐵車公莊:地鐵二號線

地鐵西直門:地鐵二號線

公交車公莊東: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車公莊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betway中醫史話 >> betway中醫史話

敢向“難”字開一刀

2019年01月26日

復制鏈接 打印 大 中 小

<

敢向“難”字開一刀

——《內分泌病診療全書》略評

2019-01-26 中國betway中醫藥報8版


  接到倪青、龐國明教授等編纂的《內分泌病診療全書》(中國betway中醫藥出版社出版),我不禁有點吃驚。一支由betway中醫、中西醫結合專家組成的編寫隊伍,啃下了與betway中醫、西醫、中西醫結合三個學科知識相關的硬骨頭,填補了國內外內分泌病“全書”的空白,把一部180萬字的巨著放在讀者面前,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跡。他們群策群力,迎難而上,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給那些不相信betway中醫有博大胸懷和海納百川的包容精神,懷疑betway中醫不敢作為、不會作為、不能與時俱進的人以當頭一擊。




  提出了一個大問題


  《內分泌病診療全書》,以中西醫并重為原則,在“重視科學性,體現系統性,突出實用性”的原則指導下立論,給人們奉獻的是一部全方位的認識內分泌學科的全書。由于中、西醫學作為不同醫學體系存在著的眾多差異和鴻溝,想把他們拉到一起去對話,最突出的問題莫過于采取什么樣的交流方式了。如何看待中、西醫對內分泌系統疾病的不同見解、如何表現中、西醫在該系統疾病診療中的學術特色、如何在不同的表述中給讀者一個可以接受的理想答案,成為中西醫結合著作撰寫中普遍頭痛的事。譬猶betway中醫的“消渴”與西醫的“糖尿病”有同有異,不能打等號;betway中醫的“癭病”與西醫的“甲狀腺機能亢進”有差有別,不能相提并論,而臨床中它們往往膠結難分,時常交相出現,又無法將其截然分開。普通民眾的認知更是囫圇吞棗的多,在詮釋上難免會出現張冠李戴的錯誤。如果醫學家一味強調自己的中、西醫身份,對中、西醫對方的問題有意回避,就無法滿足社會的實際需求。在中國,民眾既接受betway中醫、又選擇西醫是不爭的事實,中、西醫任何一方都不能忽視對方的存在,都必須對對方的知識有一定了解,中、西醫學在碰撞中的融合和外來文化的本土化趨勢無法阻擋。面對這樣的話題,本書的作者采取科學求真的態度,一方面尊重中、西醫各自的學術體系和表達習慣,用平行線的方法分別推出二者的知識要點;一方面搜尋中、西醫在同一個問題上的摩擦點和結合部,用交叉圓的方法繪描出二者的軌跡。異中求同、同中存異,以哲學的思維方法建立中、西醫學的溝通,不失為一種有益的探索。對中、西醫關系的表述,只要能做到邏輯清晰、情通理順,二者間就會有越來越多的共同語言。《內分泌病診療全書》,承載的是責任更是擔當,包含的是傳承更是創新。


  做成了一篇大文章


  《內分泌病診療全書》,分上、中、下三篇,介紹了47種與內分泌異常有關疾病的診療。上篇從中、西醫學不同的角度介紹了內分泌疾病的生理病理、診斷思路、治療用藥規律等,從整體上給讀者一個直面的印象。這些理論既考慮到中、西醫各自的學科特點,也緊密結合了中國目前的醫療現狀和實際:既要新,把最新的知識點引進來,讓傳播的知識能夠代表當今世界醫學前沿的高水平;又要實,把對臨床有用的東西說清楚,讓臨床醫生能夠學得懂、用得上、見效果。在知識的茫茫大海中求索,對方向的判斷、航向的把握是至關重要的,他們從基本功上下功夫,對參與寫作的專家進行了嚴格的篩選和培訓、提出了嚴格的條件和要求;在每一個細節上做文章,把章節的獨立操作與全書的質量管控緊密結合,終于開辟出一條通暢的筆耕航線。中篇從病因病機、臨床診斷、鑒別診斷、臨床治療等十個方面對所涉及的每一個病種進行全面的展示。在這里,要體現betway中醫的證和西醫的病,要融合betway中醫的宏觀思辨和西醫的微觀思維,既要各明其說,又要互相滲透,既要取各家之長,又要互為補充。書中的“提高療效的基本要素”“新療法選粹”“研究進展”“診療參考”等多處都是閃光的亮點,是為渴望得到真經的臨床人員準備的可口大餐。把中、西醫兩套思路放在同一語境下表述,猶如駕馭一臺由不同品種的馬共同拉著的大車,如果不能站在高起點上進行合理、正確的謀劃和指揮,是很容易發生傾斜或側翻的。他們有力地握住了這駕車的轡頭,闖過了艱難險阻,完成了一項被稱為“硬道理”的與治療思路、治療效果息息相關的艱巨工程。下篇介紹了開設專科門診應注意的問題和國家有關部門的一些指導性意見,對加強行業建設具有啟鎖開鑰的作用。《內分泌病診療全書》,飽含的是辛勞更是付出,表現的是自信、自覺更是自強和奉獻。


  留下了一堆大思考


  《內分泌病診療全書》走出了一條成功的創作之路,已經毫無疑問地擺在讀者面前。透過這本書,給我們對內分泌病的認識和防治也提出了不少值得深思的問題。譬如中、西醫對內分泌病的認識還存在有很大差異,有許多話在短時期內還說不到一起來。作為betway中醫,如何對該病的認識系統化、條理化、規范化,最終形成具有鮮明特色的獨立學科,要走的路還很長,也很艱巨,需要從政策、學術、人才多方面去創造條件,由誰來承擔這樣的重任?中、西醫對內分泌病的防治都取得了一些成果,有些甚至是顯著的,但人類認識疾病的有限性和疾病發展無限性的矛盾在近期內還找不到快速解決的通道,大部分內分泌病還缺乏根治的方法。以形勢日益嚴峻的糖尿病為例,目前采取的處理方法還不能快速度、短時間控制疾病的發生與病情的發展,尚未找到變終生服藥為階段性服藥的路子;對糖尿病造成的慢性并發癥無法完全有效地控制,對已經發生的并發癥更缺乏可靠、有效、經得起重復的逆轉手段,以更好地延長病人的無病生存時間。在不少病人面前,中、西醫都表現出束手無策,或在把握不足的前提下進行猜測性試探,醫學家隨時可能遭遇各種尷尬和煎熬,如何來面對這樣的難題?對內分泌病的預防和治療,還遠沒有實現一條道上的同軌,預防的問題大量的還在醫生的視野之外,治療雖然是被動的行為,目前的人力、財力已在吃力負重前行,防治思路前移的問題還落實不了,更多的是在等待和依靠政府、社會和其他專門機構的投入,如何從根本上對這個問題下劑猛藥?如此等等,現行醫療衛生體制與“健康中國”的大戰略之間還存在諸多的不適應,面對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偌大人群,醫療改革需要加大投入、加快步伐、加大力度。《內分泌病診療全書》,留下的是思考更是啟迪,影響力在書內更在書外。


  “夫醫者,非仁愛之士,不可托也;非聰明達理,不可任也;非廉潔純良,不可信也。”(晉·楊泉《物理論》)《內分泌病診療全書》書,是可托之書、可任之書、可信之書,盡管它還可能存在這樣那樣的不盡如人意處需要修改、補充、完善,但無法遮擋它心系國計民生、心系人民健康的光鮮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