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way中醫史話

聯系我們

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關于變更辦公地址的通知

中國民間betway中醫醫藥研究開發協會國際針灸合作委員會

辦公地點現在已經搬遷至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同時為方便大家聯系,固定電話已經變更

新號碼010—58562339。特此通知。

地址:北京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824室

郵編:100035

電話:010-58562339

傳真:010-58562339

郵箱:cngjzj@163.com

網站(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www./

博客(點擊網址直接鏈接↓):http://blog.sina.com.cn/cngjzj

交通路線圖 (點擊觀看大圖)

到西城區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一號樓行駛路線

機場線路1

從首都機場乘坐機場專線,在東直門站下車換乘地鐵2號線開往西直門方向,在西直門站 C 口出站:

1、沿西直門內大街向東直行100米,右拐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2、向南直行50米,繞過 國二招賓館 沿著中大安胡同向東到西直門南小街,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國英園1號樓樓下。

機場線路2

從首都機場內乘坐機場直達西單的大巴,在西單站下車,乘坐出租車到西直門南小街國英園1號樓。

附近公交地鐵:

公交官園站:107路,運通106路

公交西直門南:387路,44路,800內環,816路,820內環,845路

地鐵車公莊:地鐵二號線

地鐵西直門:地鐵二號線

公交車公莊東:107路,118路,701路

公交車公莊北:209路,375路,392路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betway中醫史話 >> betway中醫史話

問君何事夢揚州

2019年01月27日

復制鏈接 打印 大 中 小

<

問君何事夢揚州

——詩詞中的夢蘊含的醫學道理

時間:2019-01-27 來源:中國betway中醫藥報8版 作者:黃新生


  晚云收。正柳塘、煙雨初休。燕子未歸,惻惻清寒如秋。小欄外,東風軟,透繡帷、花蜜香稠。江南遠,人何處,鷓鴣啼破春愁。


  長記曾陪燕游。酬妙舞清歌,麗錦纏頭。殢酒為花,十載因誰淹留。醉鞭拂面歸來晚,望翠樓,簾卷金鉤。佳會阻,離情正亂,頻夢揚州。


  這首《夢揚州》是宋人秦觀的作品,描寫其對揚州一位歌妓的思戀之情。秦觀思念揚州的歌妓,為什么會“頻夢揚州”呢?神秘的夢境,究竟隱藏著多少秘密?


  魂魄飛揚入夢來


  唐代詩人白居易在《長恨歌》中描寫唐明皇對楊貴妃的思念之情說:“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這雖然是文學家之言,卻從betway中醫的角度提示了夢產生的機制:夢是魂魄飛揚的產物。


  做夢是人體一種正常的、必不可少的生理和心理現象。人入睡后,一小部分腦細胞仍在活動,這就是夢的基礎。如果成年人在快速動眼睡眠期被叫醒,大部分會說他們正在做夢;如果在非快速動眼睡眠期被叫醒,則大部分會說沒有做夢。


  betway中醫也一直在研究探討夢的形成機制。《黃帝內經》中關于夢產生機制的論述是現存最早的betway中醫論述。《靈樞·淫邪發夢》中說:“正邪從外襲內,而未有定舍,反淫于臟,不得安處,與營衛俱行,而與魂魄飛揚,使人臥不得安而喜夢。”認為夢是由于邪氣自外入內,侵及內臟,與營衛并行,引起魂魄飛揚,故而成夢。其中“正邪從外襲內,而未有定舍”,是指人在睡眠中,外界刺激侵入人體,進入人的潛意,且不能由人體自主控制。“反淫于臟,不得定處,與營衛俱行”是指外部刺激由表入里,累及到相關臟腑,進而干擾臟腑的功能活動而“不得定處”,最終會和人體內正常的營衛之氣相混而在體內到處運行。淫邪與營衛相干俱行,進而“與魂魄飛揚,使人臥不得安而喜夢”。


  魂魄并非鬼神,而是人體重要的精神意識活動,是betway中醫“五神”的重要組成部分。魂藏于肝,是隨心神活動做出的意識、思維活動,睡眠時亦可表現為夢境及夢幻現象;魄藏于肺,是與生俱來的、本能的感知覺和運動能力。魂、魄兩者又都受心神控制,張錫純說:“魂魄者,心神之左輔右弼”,所以心動也可使魂魄飛揚而做夢,沈金鰲《雜病源流犀燭》說:“夢為魂魄飛揚,又為寐中心動”。其他如臟腑陰陽氣血失調、精神情志因素等也可使魂魄飛揚而成夢。


  在《長恨歌》中,楊貴妃在馬嵬坡香消玉殞之后,唐明皇對其日思夜寐,但卻不能魂魄飛揚入夢,在夢中見到自己心愛的人,于是才請來“能以精誠致魂魄”的臨邛道士來一解相思之苦。由于魂魄等精神意識活動與夢緊密相關,詩詞中也常將魂和夢并提。如杜甫《夢李白》詩曰:“故人入我夢,明我長相憶。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魂來楓葉青,魂返關塞黑。”杜牧《秋夢》詩曰:“寒空動高吹,月色滿清砧。殘夢夜魂斷,美人邊思深。”明代盧儒《則學以晝索賦梅柳》詩曰:“曉色動愁香宛宛,夜魂追夢玉盈盈。”


  大醫釋夢辨病災


  “夢奠何可攀,頹然泰山小。”(宋代釋永頤《和韓澗泉韻題周仙山楹》)詩中所用的是孔子夢奠典故,據《禮記·檀弓上》載:“予(孔子)疇昔之夜,夢坐奠于兩楹之間。”根據這個夢境,孔子判斷:“予殆將死也”,果然不久之后,孔子“蓋寢疾七日而沒。”桓譚《新論》記載,漢代辭賦家楊雄寫成《甘泉賦》后,因勞累過度,晚上作了一個夢,夢見自己的腸子從肚子里流出來,楊雄慌忙將腸子重新放回肚子,然后就驚醒了。做了這個奇怪夢的第二天,楊雄就去世了。清代乾隆皇帝在《題揚雄甘泉賦事》詩中吟詠這件事說:“甘泉獻賦風楓宸,更著劇秦與美新。設果出腸明日死,投身天祿又何人?”在歷史上,在夢中預示疾病的例子不勝枚舉,如晉景公夢見他身上的疾病變成了兩個小子,并且躲到了膏肓之間,后來秦國名醫“緩”果然診斷他病入膏肓。


  夢境和外邪襲內、精神情志因素、臟腑陰陽氣血失調等皆有相關,所以體內病證,也常可通過夢境反映出來。《靈樞·淫邪發夢》曰:“肝氣盛,則夢怒;肺氣盛,則夢恐懼、哭泣、飛揚;心氣盛,則夢善笑恐畏;脾氣盛,則夢歌樂、身體重不舉;腎氣盛,則夢腰脊兩解不屬。凡此十二盛者,至而瀉之,立已。”《素問·方盛衰論》曰:“是以肺氣虛,則使人夢見白物,見人斬血借借,得其時則夢見兵戰;腎氣虛,則使人夢見舟船溺人,得其時則夢伏水中,若有畏恐;肝氣虛,則夢見菌香生草,得其時則夢伏樹下不敢起;心氣虛,則夢救火陽物,得其時則夢燔灼;脾氣虛,則夢飲食不足,得其時則夢筑垣蓋屋。”金代醫學家張元素在《醫學啟源》中進一步對夢境和五臟辨證作了總結,如夢見花草茸茸預示肝虛,夢見山林茂盛預示肝實等。


  現代醫學也觀察到夢境與疾病密切相關,如心臟病患者常夢見從高處墜落;呼吸系統疾病患者常夢見窒息、呼吸困難等。人在睡夢時環境相對安定,這時機體潛在的病痛更容易被感知,被感知的病痛進而以暗喻的形式進入夢境,參與夢境的組成。孔子夢奠,可能是孔子在睡夢中感知到臟腑已經衰竭,將不久于人世,于是以孔子最為熟悉的祭奠禮儀形式呈現在夢中。楊雄夢腸,可能是其長期腦力勞動,思慮過甚,身心俱疲,并傷及相關臟腑的結果。在《三國演義》中,發動襄樊戰役前,“(關羽)忽見一豬,其大如牛,渾身黑色,奔入帳中,徑咬云長之足。云長大怒,急拔劍斬之,聲如裂帛。霎然驚覺,乃是一夢。便覺左足隱隱疼痛。”《三國志》裴松之注轉引《蜀志》也記載了關羽的這個夢,結合關羽身高體壯,善于飲酒等,可以推測關羽晚年可能患了痛風。


  根據夢境推測身體所患疾病,需要有經驗的醫生根據臨床辨證綜合診斷。如果根據自己偶然的一次夢境,就對號入座,推測自己患了某種疾病,就很可能是杯弓蛇影,自己增加心理負擔,甚至導致心理疾患。


  好夢能治情志病


  宋代文天祥得了重病,有天晚上夢見自己被天帝赦免,第二天疾病就好了,高興之余他寫詩紀念,《病甚夢召至帝所獲宥覺而頓愈遂賦》詩曰:“臥聽風雷叱,天官赦小臣。平生無害物,不死復為人。道德門庭遠,君親念慮新。自憐螻蟻輩,豈意動蒼旻。”難道真是天帝治好了文天祥的疾病嗎?顯然不是,我們可以從他的另一首詩中看出些許端倪,《有感》詩曰:“心在六虛外,不知身網羅。病中長日過,夢里好時多。”文天祥所處的環境,內有強敵壓境,內有奸臣弄權,所謂的大病,可能為情志所傷居多,只有在夢中,他才可以忘掉煩惱,享受大好時光。正是在夢中忘掉了煩惱,去掉了情志所致疾患的病因,才使得文天祥霍然而愈。


  精神分析學家弗洛伊德認為,夢是人潛意識欲望的滿足。betway中醫認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秦觀思念揚州歌妓,于是在晚上“頻夢揚州”;古代婦女思念遠在邊疆的丈夫,于是“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唐代陳陶《隴西行》);杜甫日夜思念李白,于是“三夜頻夢君,情親見君意”(唐代杜甫《夢李白》);吉師老思念故鄉,于是“明月夜來夢,碧山秋到家”(唐代吉師老《題春夢秋歸故里》);李清照想擺脫苦悶的生活,于是“曉夢隨疏鐘,飄然躡云霞”(宋代李清照《曉夢》);李后主不堪忍受投降后的屈辱生活,于是“夢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五代李煜《浪淘沙》);李白意欲修仙,于是“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渡鏡湖月”(唐代李白《夢游天姥吟留別》);辛棄疾向往建功立業,于是“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宋代辛棄疾《破陣子》);陸游希望收復故土,于是“熊羆百萬從鑾駕,故地不勞傳檄下”(宋代陸游《五月十一日夜且半夢從大駕親征盡復漢唐故地》)。


  好夢用愉快克服悲愁、用希望治療憂傷、用友誼化解仇恨、用勇氣戰勝恐慌、用成功緩解焦慮,把控七情的度量,撫慰心中的創傷,減少情志過度對臟腑的損傷。好夢之中,要山得山,要水得水,心中的理想和夙愿得以實現,在現實生活中因失敗坎坷積累的負面情緒也一掃而空,因情志波動導致的疾病也會因此減輕或治愈。


  夢中頓悟苦學人


  夢并非只是一個簡單的被動過程,其中可能還包含積極主動的學習和思考過程。戮力苦學之人,往往在夢中獲得靈感,一夕頓悟,收獲學業上的大成就。孔夫子敏而好學,夢中問禮見周公;莊生曉夢迷蝴蝶,哲學思辨意無窮;李白好學杵磨針,夢筆生花才絕倫。在《醫學啟源》和《金史·張元素傳》中,記載了易水派大師張元素的一個夢中頓悟典故:“(張元素)潛心于醫學,二十余年雖記誦廣博書,(然)治人之術,不出人右。其夜夢人柯斧長鑿,(鑿心)開竅,納書數卷于其中,見其題曰《內經主治備要》,駭然驚悟,覺心痛,只為兇事也,不敢語人。自是心目洞徹,便為傳道軒岐,指揮秦越也。”正是由于張元素潛心醫學、廣聞博記,長達20余年的積累,才有了一夕夢中頓悟,從此心目洞徹,醫術有了質的飛躍,成為一代大師。學醫之捷徑,原從長期苦學中得來。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宋代范仲淹《蘇幕遮》)現實之中,難免有失意坎坷之事;夢幻之中,難免有光怪陸離之景。了解一點關于夢的醫學知識,讀一點關于夢的詩詞佳作,晚上真會有一個“好夢留人睡”。(黃新生 河南省武陟縣衛生計生委)